专家建言您的位置:首页 > > 专家建言

黄奇帆谈小贷监管的重庆经验:实行五个不准

发布作者:湖南省小额贷款公司协会 发布日期:2017-12-13

 

12月9日,由新华社瞭望智库、新华社《财经国家周刊》共同主办的“2017中国新金融高峰论坛”在北京举行,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奇帆出席并演讲。


他强调对金融机构,不管是哪一类的金融机构,最重要的要确定三个原则:


一,一切金融机构都必须持牌经营、必须是先证后照,不存在金融机构设立先照后证、事中事后监管,就是事先准入门槛要高、要规范。


二,有了照以后,业务范围必须在他的业务执照的正面清单里,必须严格按这个来走。


三,负面清单。工商登记、部门发照的时候,必须给每一种金融工具、金融牌照定出一个当下、当时、当刻、现阶段他不准做的负面清单。


另外,针对负面清单,黄奇帆以重庆市对于小贷公司的监管为例,


他表示,重庆市对于小贷公司设有几个“不准”:

不准非法集资和吸收公众存款,小贷公司自己的钱加上银行贷款1:2;


不得发放超出有关部门上限利率的贷款,小贷在一个街区里做做就可以了,不用去几百公里、几千平方公里去做,做到后来都是吹牛、骗人;


不准开办未经监管部门批准的任何业务;


不准超范围、超比例投资等等。

 

“这几条‘不准’是7年前出台的(就是银监会刚刚准许搞小贷的时候),当时300个小贷公司不良贷款比例在2%点多,没有出现什么事情。而且现在互联网金融中的前十位的小贷,总部都注册在重庆,而且在重庆我们也是这么约束他。我的意思是,有负面清单就可以管好。”他总结道。

 


 

以下为发言实录:


黄奇帆:今天话题的主题是“回归本源、优化结构、强化监管、市场导向”,我就这个主题做简短的发言。讲金融的本源,我在四五年前做报告的时候曾经讲过,一是为有钱人理财、为缺钱的人融资,二是信用、杠杆、保险形成一个合理的度,没有信用就没有金融,没有杠杆也没有金融,有了信用就有了杠杆,杠杆搞的太过、太大就一定有风险,所以金融要满足这几个方面平衡好。第三,金融的本源就是为实体经济服务,离开了实体经济金融就是无源之水,我们叫做实业兴则金融兴、实业衰则金融亡,这就是金融的本源。


当前全国各个方面,特别是一行三会,都围绕着中央、围绕着总书记金融工作会议上提出来的,对金融的发展要围绕实体经济服务中发展,特别要对金融的风险,去杠杆、防风险,避免系统性的风险发生。


今天这个会议上我特别想讲的是四个方面金融的风险。第一个,宏观杠杆,国民经济的整体杠杆过高,怎么去杠杆。第二个,我们金融机构本身怎么在加强监管中去杠杆。第三个,我们交易所、要素市场也有防风险、去杠杆的风险。第四个,创新的过程中怎么防风险。


第一,宏观杠杆。我们国家的宏观经济、国民经济的整体杠杆,现在跟美国差不多,我上个星期跟美国财政部的领导、IMF、美联储去拜访了美国国会的金融委员会、预算委员会,讨论过几次,总的结论是,现在社会杠杆最高的是日本,中国跟美国差不多,我们国家政府的杠杆比应该是GDP的46%,居民部门44%,加在一起是90%,我们企业杠杆率有160%,相比之下,美国企业的全国债务是GDP的70%,所以企业这块我们特别高,美国的政府债比我们要高得多,两边总量一样,但是结构不同。我们的企业债务高,一方面有我们企业产能过剩、库存过剩、僵尸企业比较多,这样就会有一些坏账,就会有一些债务转不过来,这个是微观上的。宏观上看,这件事不能怪我们的企业,从存量来看,70%的全社会融资是债务,只有20%多的融资是股权。2016年企业对社会融资借的钱90%是负债、10%是股权融资,按这样一个结构下来,企业债务只会越搞越大。


我们的企业缺少一个股本的市场化的补充机构,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改革报告一共是16个章节,其中讲到资本市场章节的时候有一句话,我觉得媒体也好、专家也好,对这句话专门列标题当一件事来研究的还不多,这句话就是“要建立企业资本市场化的补充机制”,这句话三中全会原文里边有,非常非常重要。这句话本身不亚于“发展资本市场”这句话,因为发展资本市场,债券市场可以发债券,债券还是融资,还是债权,不是股权。美国的企业每年的融资70%是股权融资,不管是私募基金投资、公募市场、资本市场发股票,这都是股权,全部的债权只占一年融资的30%,整个美国的存量“七三”开,每年的增量差不多也是“七三”开,这样美国企业资本的负债比我们低得多就很正常。


如果我们能够把资本市场,把股权融资市场、把多层次资本市场,把私募、公募体系都能搞好的话,我们工商企业、非银行企业机构的债务降下来,国民经济宏观杠杆就降下来了,政府部门债务再增加几个点也没有关系,居民部门再加几个点也没关系,只要企业部门能降到60个点。这60个点着重在哪儿呢?我自己认为,去库存、去僵尸、企业增加利润、优化产业结构都很重要,这样他降6个点、10个点是可能的,但不会降几十个点。所以要害是要补短板,优化结构,把资本市场,特别是股权融资市场,包括私募基金、公募市场都要发展。至于怎么发展资本市场?今天就不展开了,只说要点。


第二方面,对金融机构,不管是哪一类的金融机构,最重要的要确定三个原则:


一,一切金融机构都必须持牌经营、必须是先证后照,不存在金融机构设立先照后证、事中事后监管,就是事先准入门槛要高、要规范。没有牌照,一切不持牌经营的牌照,或者给了你牌,你又去搞牌照功能之外的事,都是属于非法经营。所以我在重庆落实工商总局有关“先照后证”改革的时候,明确定了一个调:工商产业本身先照后证,但是有三类企业必须先证后照:一个是金融,没有工商局批的,重庆工商局一概不准注册;二个是会爆炸的、危险品的一定要先证后照;第三个公共服务,比如教育、卫生,是全社会的经营,也必须持证经营。


二,有了牌照以后,业务范围必须在他的业务执照的正面清单里,必须严格按这个来走。


三,负面清单。工商登记、部门发照的时候,必须给每一种金融工具、金融牌照定出一个当下、当时、当刻、现阶段他不准做的负面清单。我在重庆的时候,有各种各样的金融工具,银行、证券、保险、信托、租赁、担保公司、小贷公司、保理公司、消费金融公司、汽车金融公司或者各种租赁公司等等,这些都是要国家有关方面、“一行三会”或者“一行三会”在重庆的机构或者地方的金融办批的,批了以后又要给他们定负面清单,所谓事中事后监管就是负面清单监管,而这个负面清单在拿牌照的那一天就应该掌握,搞金融机构的人、搞企业运行的人就应该要懂。


这个负面清单我举几个例,比如小贷公司我们有几个不准,不准非法集资和吸收公众存款,小贷公司自己的钱加上银行贷款1:2,他有1个亿,银行提供2个亿贷款,形成3个亿。不得发放超出有关部门上限利率的贷款,小贷在一个街区里做做就可以了,不用去几百公里、几千平方公里去做,做到后来都是吹牛、骗人;不准开办未经监管部门批准的任何业务;不准超范围、超比例投资等等。这几条“不准”是7年前出台的(就是银监会刚刚准许搞小贷的时候),当时300个小贷公司不良贷款比例在2%点多,没有出现什么事情。而且现在互联网金融中的前十位的小贷,总部都注册在重庆,而且在重庆我们也是这么约束他。我的意思是,有负面清单就可以管好。


对担保方式,我们对担保方式七八年以前就定了五个模式,不能为产能过剩和国家调控的约束性的企业做担保,不能为资质很差不具备相应实体、有不良经营记录的房产公司担保,不能为非合规从事互联网经营的企业做担保,不能为高利息贷款的人担保,不能为第三方关联人担保不得超出上线,重庆也有担保类的公司,现在有差不多1500多亿的担保金额,这些年累计的担保也有几亿,不良率是全国比较低的。


私募基金。私募基金的资金来源方面有四个限制:不搞高息揽存,不搞乱集资,不搞形股实债,不搞信托融资等通道业务。资金投向,不投二手房、不炒外汇、不炒股票、不放高利贷,因为你注册就是工商实体经济有关行业,有的是农业基金、有的是工业基金,通过这么一些管理和限制,使得各个方面都比较安全。


阿里小贷刚刚搞的时候,我记得马云跟我说,他想注册个小贷,但是批不出来,各个地方都没有批,我恰恰对网络小贷P2P是最反对的,一概禁止,我在重庆没有批过一个。但是互联网金融网络正常的搞贷款业务,实际上既有互联网基因、又有合理的小贷公司的基因,做得好就是真正的普惠金融。像马云这种方案,资金链不是乱集资的,投向是在网上的产业链、网上的这些小的企业,所以他是合理的。所以当时我们把阿里、京东、腾讯他们都在我这儿搞小贷,搞的都风声水起,做得比较规范。


第三方面,要素市场。我们现在各个地方都有小杂散的各种各样的要素市场,这种要素市场有点像我们80年代,到处都是交易中心一样,交易中心就变成了要素市场,变成交易市场,过多、过滥、高杠杆,各种非标化的产品标准化、切碎,风险极大。对交易所,可以搞,一是“一行三会”有关方面来批。


二是批准以后是12个不准:一是严格管理不得乱设分支机构、乱设网点,二是不得违规的发展各类会员代理商,需要和有关方面沟通,三是不得违规发展投资者,这种投资就包括乱集资、乱投资,严格管理各方面市场的交易体系。第二是严格管理资本金,不得擅自变更股权、转让专权,不得抽逃留用资本金。不得以交易所的体系对外做担保、抵押,这也是一个方面。三是严格管理自己的业务,不得擅自变更交易品种和业务品种,不得开设网络借贷中介公司,不得高息揽储、没有固定对象的乱集资,违规的建立资金池,不得开展期货业务、高杠杆业务等等,不得代客交易、代客理财、违规使用他人账户进行交易,不得虚假宣传、诱骗客户等等。不得侵占挪用客户资金,不得操纵市场价格,不得虚设账户、虚拟资金进行虚假交易。最后是严格信息报送管理,杜绝刻意隐瞒重大风险等等。


我不厌其烦的把文件上的东西抄一份来说,这些负面清单不是马后炮,交易所一成立的时候就应当宣誓这些东西,避免多多麻烦,我自己认为重庆有十二三个交易所,每次七部委清,基本上两三个月清理完放行,因为始终会有的,不是马后炮凑上去,而是一成立的的时候就要交待,这五个方面10几条一个都不能违反,违反了不管私营的、公营的一概要受处罚。


第四方面,在银行理财的时候,我们各种非银行金融机构、影子银行机构搞资管业务的,包括我们搞金融,金融机构搞各种金融创新的时候,经常要使用的创新的武器是什么,其实就是六种工具,第一个就是高息揽存或者较高的利息、较高的回报,没有高息揽存,没有较高回报,金融之间互相拆借资金、各方面的融资都不会,包括P2P搞的也是用高息等。


第二个,就是刚性兑付。没有刚性兑付,你这些利息一年100%人家怕你连本都还不了,也不一定给你钱,如果有高息再加比较刚性的对付,资金就会源源不断的注入。这个刚性兑付既可以是这样的,也可能通过协议,比如说如果有利润首先还你的,利润多了我再有回报,我们优先劣后这类的概念。


第三个,资金池。资金池的好处就是可以把长长短短、先先后后的钱,各种路数的钱,都流到这个池里,实际上就像一个庞氏骗局,后边的钱还前面的,就这么滚动,滚动了以后第四个情况就出来了,便于资金错配,因为资金和吸引来的银行可能都是短期的,半年、一年、两年的理财资金,然后出口和投资可能都是三年、五年甚至十年,如果不失败这些投资就算都收回也有利润,但都是比较时间长的,这个资金流就错配了。我们本来错配也是一种智慧,完全不错配也不叫金融了。


再有,通道。这个通道是什么概念呢?假如我们说有18种,我们横坐标上有十八种金融的牌照,银、证、保,信托、保理、租赁、小贷,我们所有的影子银行金融工具国家持牌的,假如有18种,这18种都是通道,如果这18种跟工业企业真正发生了创新,那没有什么创新,就是牌照业务合理的接口。所谓金融创新,是把银、证、保其他的金融资金通过信托作为一个通道,转到了某个企业,就是这个企业得到了资金是这个金融机构的,但这个资金的来源可能是其他金融机构的,这种通道能够是多通道的叠加,叠加到某个,最后这个资金的来源性质都变了。


再有一个,嵌套。一般嵌套也是合理的,也是智慧,但是如果把三五个嵌套在一起,最后感觉都没有了,底数都不清了,那就是会出现巨大的风险。


我讲这个意思,当我们横坐标上有18种金融工具、金融牌照,纵坐标上有6种组合,就是说高收益、刚性兑付,或者还有嵌套、还有通道,还有资金池、还有错配,这6种东西组合的时候,如果你组合成一个产品,信用比较好,杠杆基本合理,风险不大,又得到了应用,那么智慧,金融创新就干这个,但是如果创造的产品底数不清、杠杆极高、风险极大,最后爆炸了把大家都害了,这种就要清楚。


从这个意义上讲,所谓的金融去杠杆,在衍生产品里边,在银行理财的里边,在非银行影子银行的资管领域,银监会对三套利、四个不当等发了一个文件,这个政策符合负面清单的原则。前不久又看到一行三会对资管业务搞了非常具体的负面清单,我也觉得非常好,我相信在“一行三会”的领导下、各个地方政府的领导下,我们金融业监管、防风险、去杠杆是一定能做的非常好。

 

注:本文转载自零壹财经。由兀峰科技整理编辑,定期分享,欢迎学习与交流。

 



【点击735次】 【打印信息】【关闭窗口
发表评论
     验证码,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历史评论
    暂无评论信息...